Crush

住在彩虹里的人

“我的灵魂他想翘班,迫于生计,走到脑门口又转回来继续疲劳工作。”



长大以后才知道轩尼诗道上没有名酒,浅水湾的水一点都不浅,香港也没有香味。
只有彩虹没有骗人,那里依旧是七彩的,生动的,就像童年梦里的样子。
......
后来我才明白,轩尼诗道上的名酒都进了巨大的保险柜,浅水湾沙滩上的水堪堪没过脚裸,崇光百货里的奢侈香氛把这座城市染成了香港。
只有彩虹骗了人,我一直以为那里是七彩的,却没想到彩虹竟容不下四四方方一面彩虹旗。

同一棵树上的蝉做着同一个梦,迷迷糊糊地发出同样的呓语。
凌晨三点五十八分,楼下传来一阵阵响动。拉杆箱轮子在地上摩擦的声音,金属碰撞的声音,和卡车的发动声......
她翻了个身,手搭在我肚子上。
“Andy他们搬走了。”
“......”
“夏天要过去了啊。”
“......”
空调在头顶粗重地呼吸着,一大半被子被她踢到地上,卫生间里传来了水滴声。
凌晨四点零三分,我开始想起了Andy。
一年前他和他的同性恋人牵着手住进了彩虹邨。所有的邻居都关紧了门窗,刺耳的议论声还是忍不住从缝隙里钻了出来。只有我和她站在门口,和我们的新邻居打了个招呼,又看向了彼此。

那是我们的同类。

我第一次去酒吧的时候遇见了她,那时我正对着面前那一串意味不明的英文名字发愣。一杯红茶样子的液体突然横在我面前,拿酒杯的那只手骨节分明,食指上戴了一枚简单的戒指。我抬头时看到她在笑。
“喝一杯吗?”她把手臂搭在吧台上,指尖有意无意地擦过我的皮肤,“长岛冰茶。”
我的朋友曾经说长岛冰茶被称为“失身酒”。而我在喝下人生第一杯长岛冰茶时,耳边只剩下她慵懒的、漫不经心的调笑。还有,还有什么,我记不清了......
我只记得那天晚上耳边的喘息,她的嘴唇贴上我的,我们的舌尖互相缠绕着,而后一路向下,在对方身上留下一个又一个性感而带着痛楚的痕迹。
午夜的兰桂坊还是灯火通明,霓虹照在她的侧脸上,有种说不清的暧昧。
......
次日她靠在床头吸烟,笑着说我的吻技烂毙了,锁骨上还印着不怎么自然的红痕。

我在回忆中再次睡去。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空了,只剩下她昨晚穿的睡衣,静静躺在床上。
打开手机看到她的留言:“去单位了,早饭记得吃。”
说实话,她买的云吞面味道不怎么样,但我还是快速解决了这碗不怎么用心制作的面食。
我钻进了画室,和往常一样。不过今天我打算画点不一样的——我画了她。
她是怎么样的?
成熟的、充满魅力的、性感的、温柔的、绝望的.......
画笔勾出她黑色的瞳孔,像那个温柔的她。

“我找到了一个人,可我怕追不上她。你能帮我吗?”
“那个人是不是我?”
“.......啊。”
她低下头,把我按在墙上接吻。这个吻像是蓄谋已久一般,生动而热烈。她的嘴唇很薄也很软,口腔里有股带着奶香的烟味。
——是她特意跑到对面7-11买的Kent。
她搂着我的腰,结束了这个算得上漫长的吻。
“现在你追上她了。”

我从回忆里冲出来,又一头撞进了黑夜。
20:16,她还没回来。

我从冰箱里拿了几听喜力,走上了楼顶的篮球场。她支起一条腿坐在篮球架下面,嘴里叼着烟。
楼顶还有几名精力旺盛的游客没走,两个女孩凑在一起看着手机屏,一男一女坐在长椅上卿卿我我.......
一名穿短裙的女孩走过我身旁,侧过头和她的朋友感叹道:“住在彩虹邨里的人,心情也会是彩色的吧!”
她们嬉笑着走远了。我望向篮球架,她的影子被头顶的白炽灯拉得很长很长,那道影子是黑白的、无趣的,而不是什么彩色的。
我走到她身边坐了下来,我们各自打开了一听啤酒。
“妈又打电话给我了。”她的嗓音有点哑。
“嗯。”
“她催我结婚......”
“你还没告诉她?”
“对不起。”
“......”
“我还是没敢。”
我深吸了一口烟,直至尼古丁的味道浸满每一个毛孔,才轻飘飘地吐出一阵白雾。
“就这样吧。”我开口时喉咙很涩。
“......就这样吧。”
她不再说话,我也闭上眼,靠在篮球架上吸烟。
她过得并不好。好不容易在一家小公司里找到了工作,却有做不完的指标,她总说自己业绩没达标,到手的工资也不尽如人意。她母亲年纪很大了,一个人住在长洲岛,唯一一点盼头就是女儿哪天能让自己抱上孙子。 她怕母亲失望,从没敢说出我们的关系,却又不舍得结束现在的感情。
我以前总觉得她热情自信,而她内里是灰黑色的,没有生气的颜色。

“我的灵魂他想翘班,迫于生计,走到脑门口又转回来继续疲劳工作。”
胸前突然响起她模糊的声音。
我不知该怎么搭话。毕业后我成为了一名闲散画家,美曰其名做自己,其实只是把自己圈在安全区里,逃避着这个世界上的一切。
只有她,走投无路地闯了进来。
“去睡吧,”我把她扶起来,“明天有晨会。”
她喝了三听喜力,脚步虚得不像样,我只能把她背了回去。
她一头倒在床上,又拉着我的手把我拽进她的怀里。我们接吻的时候,她双手环上我的脖子,手指若有若无地擦过后颈。
床头灯微弱的光芒落在她脸上,她迷离的眼神对上我的视线,又眨了眨眼。
那一刻的我们谁也不是。我只是我,她只是她。我们遵从着人类最坦诚的欲望,谋杀了这个孤寂的夜。


事后我连上蓝牙音响播放了首Eason的歌。拧灭了台灯,紧紧地搂住她

她翻了个身,我们无言地相拥,沉睡在一片黑暗里。
“谈情很好不过也要你拥抱 身体需要觉得从未被忘掉过”

香港的夜晚太过灿烂,谁也不会知道,在这座不夜城的一角,两个人们眼中的异类,正互相舔舐着伤口。

她们是住在彩虹里的人,虽然那里从没有过彩虹。

坑坑:

看完撒野哭得脑袋都不清醒了
明明猫丞丞和兔飞飞是HE
就像是陪他们走过了一段很长很长的人生路
路途中有挫折有波澜有欢声也有笑语
这段路我们走完了 他们还一直在走下去

很喜欢丞哥 丞哥真的很好 像光 像太阳 像指引方向的照明灯
很心疼顾飞 顾飞真的很好 背负太多太多这个年纪不该背负的东西 把所有一切都揽上身
庆幸他们遇到了彼此

“我想一个眼神就到老”
“希望我们能像彼此一样勇敢”
“跟着光”
“丞哥抱抱”
“我会一直喜欢到你不再需要我喜欢你为止”
“你是想和我谈恋爱还是谈个恋爱”

#葡萄香烟
#吻戏练习
#gl
#大概是成熟×青涩的感觉



Date
程霖掐灭了香烟弯下腰去。
她吻了温晓东。
透过唇齿间的空隙,她徐徐地把口中残余的烟味渡进了对方的口腔
两具舌苔间裹挟着女士香烟和含气饮料的味道。
KENT。温晓东闻出来了。一位学姐和她提过。
“葡萄味汽水。”程霖想,“是她常买的牌子。”
程霖的喉咙很干,她贪恋这个年轻的吻。不知是一时冲动,还是蓄谋已久,这场吻来得生涩却又热烈,叫人难以去拒绝。
四面的觥筹交错,耳边的声色犬马似乎都在此刻消散。
温晓东仰起脸看程霖,她眼里是混沌,灯光落在了她的眼珠上,恍然间照出了清澈之意,顷刻之间又消散了。
“眼睛彩色是你,黑白是你。”

......
逐渐,觥筹又起,人声重返耳中,两人面前的霓虹又变回了清晰。
两瓣嘴唇似是不舍般地分开。
冗长的一吻终了。两人周围的空气,结冰了。
温晓东不知所措地把左手拢在嘴上;程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节罪恶的烟头。
许久的沉默。
“烟味儿,有点呛。”

【周翔】冬

#准备写“春夏秋冬”一个系列,因为最近好冷所以先写冬了
#私设周翔同居了
#ooc致歉



呼呼呼,呼呼呼。
窗外的寒风叫嚣着拍打窗户。外面的天色呈现出灰黄的颜色,空中飘洒着雨丝。
南方的冬天就是这样,潮湿阴冷。
不过这是室外的景况了,室内又是另一番模样。
孙翔窝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玩手机,怀里报了个抱枕,身上只穿了单薄的运动衣裤,面前的空调打到了24度,暖风源源不断扑向他。
孙翔眯了眯眼睛,觉得自己可以这么瘫一个冬天。
他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着,突然翻到一篇名为“一点点奶茶攻略”的微博。作者详细地列出了每一杯饮料该加什么料、放多少糖,还放出了不少照片。
孙翔喉结处动了一动,他突然想起了什么,点开了周泽楷的微信。最后一条还是他前一天给对方发的表情包:
[有没有 一点点.jpg]
周泽楷没有回他。于是他又发了一条。
[想吸一点点.jpg]
而后又把那篇奶茶攻略发了过去。
周泽楷今天晚上要和几个老同学出去吃饭,孙翔嫌冷也不跟着掺和了。老同学嘛,见面总是要叙叙旧的,估计等那时候他的一点点也回不来了。
他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17:02,也差不多能吃晚饭了。孙翔不怎么会烧菜,于是点开外卖软件,叫了一份卤肉饭,还有一杯一点点。
然后继续瘫着刷手机。
约摸着半个小时过后,外卖都到了。孙翔接了外卖放在茶几上,自己从沙发滑到了地毯上,打开了饭盒。
卤肉饭虽然还没冷,但味道不怎么好。下面的米饭烧的太烂了,卤肉酱也少的可怜。一份饭吃下去索然无味。孙翔便又拿吸管戳开饮料杯上的塑料膜——阿华田加布丁和奶霜,三分糖。
味蕾间终于有了甜蜜的滋味,三种甜味的象征在舌尖萦绕。
一杯下肚,孙翔又重新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美好。他去洗了个澡,然后回到沙发上看电视。
电视里播放着一段段综艺节目,耳边全是录好的笑声和背好的台词,让人笑了也觉得尴尬。又调了几个频道,电影频道在放《泰坦尼克号》。他放下手机,调整了一下姿势更舒服地窝在沙发的一角,欣赏这一经典。
暖意总催人困倦。纵使电影情节再怎么跌宕起伏,孙翔还是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咔哒。
钥匙开门的声音。
周泽楷回来了。
他一回来就闻到屋里隐隐有空调清新剂的味道。厅里的电视上在放电影,茶几上有个外卖盒子,沙发还睡着个小小的,哦不,大大的人儿。
周泽楷回房间拿了条空调被想给孙翔盖。出来的时候他倒已经醒了。
“周泽楷你回来了?”
“嗯。”
孙翔揉揉眼睛,看了眼钟,21:28。
“你同学聚会这么早结束啦?”
“早吗?”
“我当你们老同学,至少要到半夜的。”
“那你的一点点......”
周泽楷提起手上的袋子,是自己天天念叨着要喝的一点点。
可这时候孙翔却有点哭笑不得了。他几个小时前才喝过一杯啊!
对方好像也注意到了垃圾桶里的饮料杯,他放下袋子,“你...还喝吗?”
本来想说不喝了,但想想周泽楷为了这么一小杯东西还提早回来,孙翔还是接过杯子喝了起来。
可可芭蕾加布丁,七分甜。
比起他自己点的那杯,少了几分甜腻,多了几分苦涩,好在布丁的的出现又将苦味转为甜味了。
“哪杯好喝?”周泽楷期待地看着他。
“差不多差不多。”孙翔给出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他才不会说,自己手上这杯更好喝些呢。
虽然有点苦了,但是,这是周泽楷买的啊。
电影还在放着,两个人穿着棉毛衫裤,裹着同一条被子坐在沙发上。孙翔抬起头看自家恋人的脸,心里说道:
“最喜欢冬天了。”
————————————————————
写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我过冬的状态,写了很多细节,因为我觉得很暖【你走
至于一点点为什么贯穿全文,因为我超想喝一点点啊!!!冬天最适合喝一点点了啊啊啊!
悄咪咪说一句,这是一份隐藏的奶茶攻略【划掉】
马上要入冬了,小天使们要注意保暖呀。
比哈特。

【周翔】三寸日光

#梗是在@ricooo 太太的lof里看到的
#讲真这个梗我觉得超棒
#是玻璃渣√
#可能有ooc吧orz



孙翔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开始,周泽楷有点不对劲。以前的他总是不太爱说话,怎么一到夏休期话就突然变多了呢?
“孙翔,今天我炖的汤蛮好喝的。你能一起喝就好了。”孙翔正想着,那边传来了自家恋人的声音。
孙翔一边应着一边向厨房走去,刚要拿勺子尝尝看味道,周泽楷却像没看见他一样从一旁擦肩而过。
“周泽楷你等一下呀!不是你叫我喝的嘛!”
饭桌边一片寂静。
周泽楷一勺一勺地往自己碗里舀着汤,嘴里轻轻地念叨着什么,神情似乎有几分落寞。
“周泽楷!”
“周泽楷我叫你你听不见啊!”
“周泽楷你什么意思啊?”
孙翔叫了他半天也没个答复,一生气自己回房间睡觉了。
迷迷糊糊间,听见周泽楷走进来,他翻了个身让出一个位子来。枕边人钻进被窝,头枕在手肘上道:“我先睡了,明天还要早起去乌镇的。”
对哦,明天说好的一起去乌镇玩的。孙翔这么想着入睡了,嘴角上还挂着甘甜的笑意......
翌日,孙翔醒的格外早。他用胳膊支起半个身子,细细观察着周泽楷的睡颜。
到底是联盟第一脸。长长的睫毛随呼吸颤动,形状好看的嘴微张着,略有些杂乱的黑发散落在纯白的枕巾上,孙翔突然突然伸手撸了两把周泽楷的毛。

还挺软的。
孙翔满足地想着,接下来也睡不着了,他开始在床上做伸展运动。可是他闹腾了半天,周泽楷也丝毫没有要被吵醒的意思。孙翔有点纳闷了,这段时间他怎么老当自己不存在一样?是不是故意的啊?孙翔想不通,也懒得去想。听着周泽楷的闹铃响了,他也跟着起来了。
周泽楷洗洗漱漱完了就带着个背包出门乘车去乌镇了。孙翔跟着出门了。
上了长途汽车,周泽楷找了个靠走廊的位置坐下了,把包放在一边靠窗的位置上:“你在的话,一定会坐在窗旁边吧?”
“周泽楷你又在说什么鬼话?我不是在这儿吗?”他嘀咕着走过去,在放着背包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车开的时候,孙翔睡着了。恍惚间听见一旁的周泽楷靠过来说了好几句话,但没有碰到他。
乌镇到了。
一车的人都下了车朝热门景点去了。
他们俩朝着反方向一直走。孙翔也不知道要去哪,只知道跟着周泽楷就行了。
走着走着走到了染厂,空旷场地上,高大的木架一排排竖着,上面挂了靛青色的染布,一匹一匹垂下来随微风轻轻飘摇。
周泽楷停了脚步,转过身来说:
“孙翔,你记不记得上次?我在这里给你表白的。”
“你一开始还不同意,后来突然笑了。”
“我们就在一起了。”
“你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
“可惜,看不到了。”
孙翔刚要说话,一缕阳光照在他们身上,周泽楷的身影折射在地面上。
却没有自己的影子。
他伸出手去搭周泽楷的肩,手竟径直穿过了对面人的身体。
像想起什么似的,孙翔愣住了。一幅幅画面在他脑海里闪现:急急忙忙地去找周泽楷、急急忙忙地过马路,以及,急急忙忙开来撞倒自己的那辆车。
耳边又有声音萦绕。
“他怎么样?”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
这几天的疑惑似乎一下被解开。为什么周泽楷话突然这么多了?为什么他总说些奇奇怪怪的话?为什么他看不见自己?
因为,自己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啊。
孙翔以前听老人说过,人去世以后如果有特别牵挂的人,往往会以为自己还活着,陪在那个人的身边。
没想到是真的。
不知什么时候,周泽楷的声音也停了,转过头来,眼眶里居然反射出了些许晶莹。
“孙翔,我好想你。”
“周泽楷,我......”孙翔也已泣不成声。
“我以为我能和大家一直并肩作战的。”
“我以为我和你会一直走下去的。”
“可是......”
回应孙翔的,只有风吹起染布的声音。
又一缕日光洒在周泽楷面前,不多不少,恰好三寸。
他眨了眨眼睛,看清了眼前人是孙翔。三寸日光不算多,只照出了他那张布满泪痕的脸。周泽楷伸出手,“孙翔,再抱一下,最后一下,可以吗?”
日光慢慢延伸开来,只见孙翔伸出手,环住了面前人的腰。
周泽楷知道,孙翔马上就要走了。他紧紧地抱住孙翔,仿佛这样就能把对方留下一样。
日光褪去了。
孙翔还是走了。
看着怀里人的身影逐渐消失最后又落空,两人走过的每一个时刻走马灯似的在周泽楷眼前倒带回放着。

但他知道,这些再不属于自己了。

他也知道,孙翔回不来了。


“我不再看天上太阳透过云彩的光。也不再叹你说过的人间世事无常。”
“你是我借不到的,三寸日光。”
————————————————————
边听《三寸天堂》边写的,当中又开小差看了一点《步步惊心》,写到最后自己都泪目了。现在听这首歌真的觉得词写的特别好啊!!!和电视剧情节一对太虐了!!!
这个梗是之前翻rico太太lof的时候看到的,觉得特别棒就记住了。结果今天写了一半发现有点忘了,再去找就找不着了【豹哭】然后就凭自己的记忆写下去了qaq
然后就是我要表白rico太太!特严肃的那种!刚看全职的时候在QQ空间里看到太太的图,尤其是企鹅系列,真的可爱死了!然后就这样萌上了周翔。周翔这对真的特别好吃!虽然写文经常会ooc,但还是特别想给他们俩写文产粮!!!
这篇文是想写给rico太太的,希望太太看到能喜欢w
【再次表白rico太太您是天使啊啊啊】

【点文】王喻的糖(。)

#@晓溪 点的王喻
#放飞自我的脑洞
#深山老林paro(???)
#ooc:)私设:)


话说,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个荣耀村,村里面微草药堂的方老中医养了一只老母鸡。老中医夜观星象,给它起名为:
王杰希。
老母鸡不知道从哪里叼来了几只小鸡崽,老中医又一次夜观星象,给它们起名为高英杰、刘小别、袁柏清......
荣耀村里还有个蓝雨庙,里面的这个魏方丈闲的没事干,从林子里捡来一狐狸。要说这狐狸别的没什么,就是爱笑,还是眯眯眼笑的那种。以至于魏方丈经常在半夜醒来时被它吓掉半条命。
哦,差点忘了说,魏方丈掐指一算:这狐狸叫喻文州。
喻文州在庙里待久了觉得无聊,就跑出去晃悠。晃着晃着就给晃到微草药堂去了。
这微草药堂一去,喻文州眼睛亮了——这老母鸡可以,做成白斩鸡肯定好吃!
它蹑手蹑脚地钻到鸡窝旁边,微笑着看王杰希。
王杰希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它把几个小鸡崽护在后面,警惕地看着喻文州:“你...你干嘛?”
“杰希,你很美味噢。”
“?????”
“我说,杰希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
王杰希愣了一愣,而后抖抖翅膀,“有话好好说,别吓着孩子们。”
高英杰眉头一皱,发现自己是个电灯泡。
刘小别眉头一皱,发现自己也是个电灯泡。
袁柏清眉头一皱,发现啊呀不对自己怎么也成电灯泡了。
......
于是小鸡崽们一窝蜂地散了。
“......”眼式尴尬。
“杰希要不要跟我去蓝雨庙呢?”鱼式微笑。
王杰希大概意识到了什么:它不就是想吃我嘛,哪来这么多话。
“放过孩子们就行。”满脸悲壮地留下了这么一句话,强忍着泪水跟着喻文州走了。
至少它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且说那王杰希咯咯哒咯咯哒地跟着前面的狐狸来到了蓝雨庙后面的一个小土窝里。
还是个有房的狐狸。老母鸡心想。
“杰希就住这里吧?”
“嗯。”王杰希嘴上答应着,心里暗暗思忖:到底是喻文州,还要把我养养肥。
过了一会儿狐狸又叼过来点什么吃的东西给它吃。
“笃笃笃笃笃笃”王杰希嘴上吃得美滋滋,心里又暗暗思忖:到底是喻文州,还要让我多吃点长长胖。
......
一天过去,喻文州伺候了王杰希一整天,王杰希也暗暗思忖了一整天。
一周过去,喻文州又伺候了王杰希一个礼拜,王杰希也放松了下来。
几个月过去,喻文州把王杰希喂得肥嘟嘟的,王杰希完全懒得暗暗思忖了。
于是它们开始聊天。
“你是不是想吃我?”
“不是啊。”
“哦。”
“......”
“为什么我们有两个眼睛啊?”
“母鸡啊。”
“你说什么?”
“我说母鸡啊。”
“你叫我干嘛?”
“我没叫你啊。”
“你有病吧?”
喻文州很委屈,它不就说了个不知道嘛,怎么就被无缘无故给骂了。
这种对话持续了一个多月。
后来的不知道哪天,王杰希突然开窍了,知道了喻文州并不是在叫他,只是他们蓝雨庙的不知道都是这么说的。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它们老夫老妻,哦不,老狐老鸡,也就这么过着。
直到有一天,庙里来了个姓叶的香客。烧香烧了一半,看见王杰希咯咯哒咯咯哒地跑出来了,心里一想:哎哟这鸡炖了肯定好吃啊。就想去问方丈买。
魏方丈哪管这事儿啊,说你爱拿就拿吧。
方丈同意了这狐狸倒急了,一看这香客伸手要去抱鸡,连忙扑过去对着他的腿一阵乱啃。香客有些怕狐狸了,只好放下鸡赶紧走了。
王杰希安全了,喻文州脸上又露出了微笑。
“原来它蛮在乎我的嘛。”王杰希心里美滋滋。
“还好我的杰希还在。”喻文州心里也美滋滋。
从那天以后,荣耀村里的人总能看到一只老母鸡后面跟着一只面带微笑的狐狸。还是笑得特别开心的那种。


“最后王杰希和喻文州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行了吧?”真正的王杰希无奈地看着床上像个小孩一样不想睡觉的喻文州。
“还不行哦。”喻文州笑。
“那你还要怎么样。”王杰希扶额。
“应该是喻文州和王杰希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啊。”鱼式微笑。
“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眼式冷漠。
∧_∧
“睡吧,晚安。”
“晚安,杰希。”


————————————————————
噗哈哈哈哈终于写完了!
我在写什么啊......
越来越佩服我的脑洞了_(°ω°」∠)_
嘛还是希望各位喜欢吧!

【黑遍全联盟】你们一群大老爷们儿还怕鬼?

·聊天体
·cp含叶黄 王喻 林乐 昊翔 韩张(微伞修)
·ooc致歉
————————————
11:05
夜雨声烦:喂喂喂有人吗!@所有人 都出来评评理啊!气死本剑圣了!
百花缭乱:黄少天你又发什么疯啊?
夜雨声烦:二乐乐你住嘴,谁发疯了啊?跟你们讲,老叶这个家伙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海无量:说来听听。
夜雨声烦:哦我跟你们讲叶修太不要脸了,我不就叫他来pkpkpk嘛,他就给我发这个。靠靠靠真的吓死我了,再也不和他聊天了!
夜雨声烦: [贞子.jpg] [恐怖洋娃娃.jpg]
百花缭乱:哎哟我去黄少天你要吓死人啊!发这种东西也不事先说一声!
君莫笑:呵。
夜雨声烦:靠靠靠叶不羞!说的就是你!给本剑圣发这种东西,吓死人啊!本剑圣现在很生气,要和你分手三分钟!
海无量:......
百花缭乱:......
王不留行:......
飞刀剑:......
君莫笑:......
君莫笑:没想到我们的剑圣大大怕鬼啊,之前不挺厉害的吗?怎么现在吓得哆嗦啦?
夜雨声烦:开玩笑?本剑圣怎么会怕这种东西,只是被吓了一跳而已。哎老叶你别关灯!啊jdbdjsnakanzdj
百花缭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遭报应了吧黄少天叫你平时话多!这么大个人了还怕鬼说出去笑死人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冷暗雷: [红嫁衣.mp3]
冷暗雷: [妹妹背着洋娃娃.mp3]
冷暗雷: [血娃娃.mp3]
百花缭乱:哇啊啊啊老林你干嘛!别发这个啊我怕!!!
石不转:张佳乐前辈,麻烦喊的轻一点,隔壁都听到了。
冷暗雷:原来乐乐也怕这个啊。
百花缭乱:都怪你老林!我现在吓得睡不着了QAQ
冷暗雷:没事,我陪着你呢。
百花缭乱:嗯嗯嗯老林你最好了! [发射爱心.jpg]
冷暗雷: [接住爱心.jpg]
海无量:快拿我的火把来
王不留行:快拿我的火把来
防风:快拿我的火把来
飞刀剑:快拿我的火把来
11:25
石不转:说到怕鬼,队长好像也有点吧。
海无量:什么什么我没听错吧?老韩怕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啊!
石不转:上次我和队长看一部张佳乐前辈推荐的恐怖片的时候,队长一直抓着我的手,等看完我才发现,他出了很多汗。
大漠孤烟:新杰你......
石不转:队长,抱歉了。
大漠孤烟:新杰,到我房间来一次。
百花缭乱:给副队点蜡
11:40
一叶之秋:你们在说鬼吗?哈,你们几个大老爷们儿还怕鬼,太弱了吧!
唐三打: [链接] 鬼故事合集 @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我去!!!糖糕你有病啊大晚上的发这种东西!想吓死人啊!
唐三打:切,胆小鬼。
一叶之秋:说谁啊你!有本事jjc啊!
唐三打:谁怕谁!走啊!
11:45
索克萨尔:其实鬼这种东西是不存在的,都是幻想而已,大家不用太害怕的。
王不留行:喻文州你有本事别一边看聊天记录一边躲在被窝里发抖。
百花缭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不出来喻队也怕啊。你们蓝雨都怕鬼吗哈哈哈哈!
索克萨尔:杰希,沙发说它很想你Λ_Λ
王不留行:文州,别......
1:20
君莫笑:哟,没想到平时看着好好的提到鬼就这么怂啊。
君莫笑:其实鬼有什么好怕的,如果真的有鬼就好了。
君莫笑:你说对吧,沐秋?
————————————————————————
今天白天听了几首类似《红嫁衣》的歌整个人都不好了!为了缓解一下心情写了个欢脱一点的,但最后还是忍不住虐了伞修,真的很抱歉orz
【那个...我想要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qwq】

【林乐】明年今日

·标题和文章没啥关系
·听《明年今日》的时候出来的脑洞
·有ooc
·BE
张佳乐和林敬言在一起将近一年了,在一周年纪念日的前一天晚上,林敬言给他打了个电话:“佳乐,明天方便出来一次吗?”张佳乐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张佳乐很喜欢林敬言叫他“佳乐”,因为他身边所有人都喜欢叫他“乐乐”或者直接叫全名。只有林敬言这样叫他,他觉得这是恋人间的称呼。
他越想越睡不着,想到明天他们在一起就十年了,林敬言会怎么和他庆祝呢?他会带着自己去见父母吗?完了不能想了,真的失眠了。
第二天早上,他迷迷糊糊地被闹钟叫醒,半睁着眼睛洗漱完,换上衣服就急匆匆地去找林敬言了。
外面阳光很好,张佳乐笑着眨了眨眼,朝身前的那个身影扑了过去。
“老林!”
没想到林敬言推开了他,面无表情地说:“别闹。”张佳乐愣了一愣,觉得今天的林敬言不太对劲,他刚想问,却在下一句话被说出的瞬间僵住了。
“我是来和你提分手的。”
“老林...你...开玩笑的对吧?”张佳乐眼睛里有了水光,他伸出手想去拉林敬言的手,却被甩开了。
“抱歉佳乐,我累了。我也想被人照顾。”
张佳乐的眼泪一下子下来了,和林敬言在一起时,他一直包容着自己的任性。对啊,他也会累,也许是自己太任性了吧......
“那...可以再抱我一下吗?”
林敬言伸出手,轻轻地抱了一下张佳乐,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浑浑噩噩地有回了家。一路上,他努力说服自己,没有林敬言,自己一样能过得很好。
可打开房门的那一刻,他知道他错了,房间里面一团糟,衣服丢了一地,水槽里的碗也没洗。
张佳乐走进厨房拿起碗,笨拙地清洗着,但不一会儿就被摔在地上的碗划破了手。当他习惯性地回头叫出那个名字时,换来的只是一片寂静。
他终于忍不住蹲在地上哭出了声音,他突然意识到,林敬言对他来说如此重要。
把房间简单整理了一下以后,张佳乐躺在床上,楞楞地盯着天花板上的吊灯,恨不得叫它掉下来砸在自己头上,把自己给砸得失忆了,或许这样他就不会再为了林敬言难过了吧......
发呆久了是很容易睡着的,张佳乐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眼角还有点泪痕。
他梦见了他和林敬言相遇,林敬言给他表白,还有他和林敬言交往时的很多事。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真好啊。
可惜他醒了。
被软件的推送声吵醒后,张佳乐打开手机,映入眼帘的是一句歌词:
“在有生的瞬间能遇到你,竟花光所有运气。”